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caurhl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姑且不提槐詩甩著舌頭臨風臭美,自以為天生麗質。

    就在肅穆的氣氛之中,伴隨著無數機樞扭轉的尖銳聲音,通往大裂谷的閘門層層洞開,洪流一樣的畸變蜥蜴們集結為隊列,向著已經被血染成赤紅的深谷戰場進發。

    而其他幾個嚴陣以待的堡壘之中,也有一道閘門轟然洞開。

    “萬勝!萬勝!萬勝!”

    山呼咆哮的聲音從里面傳來:“為了至上之皇!”

    緊接著,鐵靴踐踏著大地,整齊如刀割的鋼鐵隊列伴隨著低沉的腳步聲,向前緩緩推進。

    槐詩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媽耶,羅馬方陣?

    而且……還是一群狗頭人。

    沒錯,那是一群套著鐵甲,手持長矛和大盾,腰挎短劍的狗頭人……

    看毛色,還是一群邊牧!

    絕了!

    此刻它們湊近了,看到墻頭上的槐詩,也忍不住面面相覷。仿佛見了本家一樣,分外有一種老鄉見老鄉,背后來一槍的儀式感。

    沒有時間讓彼此感慨傷懷,隨著城頭上老祭祀高舉旌旗,一聲凄厲的尖叫,城下的畸變蜥蜴們便在馥郁的熏香中燒紅了眼睛,狂熱地吟唱起了圣歌,向著邊牧方陣發起了沖鋒!

    這些畸變的蜥蜴人飛奔的時候,臃腫變形的雙腳踐踏著大地,不懼泥濘和惡劣的地形。簡直就像是騎乘著什么坐騎一樣,速度飛快,只是瞬間便已經亂糟糟地高舉著武器沖進了狗頭人的方陣中去了。

    好像丑惡的海潮碰撞在瘋狂的礁石上,灰色、黑色、白色和赤紅色瞬間迸射了開來。

    槐詩的眼角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么?”傅依縮在鈴鐺里看不到下面的下場,有些著急。

    “大家在一起搞聯誼,狀況十分HAPPY,以至于發生了一些小貓咪不可以看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槐詩抬起爪子,干脆把鈴鐺的空洞給堵上了。

    將濃厚到令人作嘔的血腥氣息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倘若遠望的話,那一副慘烈的場景更像是在污水中舞動的色彩,但映襯著嘶鳴和尖叫,咆哮和圣歌,就分外的猙獰而狂亂。

    世上最丑惡的場景在以最赤裸裸的方式在探索者們的眼前展開。

    哪怕雙方是蜥蜴人和狗頭人,難以讓人代入,可依舊令槐詩分外地不適——同時,又體會到了那種熟悉的饑渴感。

    那是身體本能的呼喚。

    仿佛曾經的范海辛那樣,迫切地渴求著鮮血。

    槐詩輕車熟路地將這種不屬于自己的沖動壓下,任由眼瞳燒成血紅,一動不動。可其他的巨獸們已經難以忍耐,尖銳的利爪抓撓著城墻上的磚石,刺耳的聲音里迸射出火花。

    在鮮血的氣息中漸漸焦渴。

    其他的幾座城市依舊按兵不動,冷眼看著兩支軍隊以最慘烈的方式為永世之戰獻上最初的血腥蟠祭。

    最先按捺不住的,竟然是對面的探索者。

    隨著城門的轟然洞開,即將崩潰的狗頭人方陣在尖銳的號角聲中好像得到了號令,竟然干脆利落地一分為二,打開了一條筆直的通路。

    任由那沉悶的颶風在地動天搖的奔跑之中響起。

    大地在顫抖。

    在那一只鐵灰色巨犀的沖撞之下!

    好像一輛過于夸張的裝甲卡車驟然闖入了稻田中那樣,引擎的高亢鳴叫里,稻草們被輕而易舉地摧垮,鑿穿,撕裂成粉碎。

    沐浴著尸骸的碎屑和血色,嗜血的巨犀興奮地咆哮起來,猛然撞在了蜥蜴王城的閘門之上,留下了一道深邃的凹陷之后,似是明白一時半會兒難以撞破這一座純粹的鋼鐵之門,干脆調轉了方向,重新向著背后的蜥蜴狂信徒們碾壓而去。

    哀鳴聲奏響了暴虐之征的最高潮。

    浴血的巨犀狂笑著踐踏,輕而易舉的踩碎了一個個微不足道的水泡,馳騁在漆黑和赤紅混雜的泥漿之中。

    在城頭,老祭祀的臉都已經從蒼白氣成了血紅。

    簡直是個奇跡。

    蜥蜴人好像都是冷血動物來著。

    忽然間,它舉起手中的旌旗,回頭望向了城頭己方的大靈們,神情嚴肅又期待。仿佛戲臺上的老將軍臨陣運籌帷幄那樣,只差問一句’誰能為本帥取這賊人的狗頭’了。

    “這第一陣,就交給我來吧。”

    在最前方的那一排,有一只踏著云霧的巨大白鹿緩緩升起了幾分,向前踏出,帶著一絲神秘莫測的平靜笑意飄向了戰場。

    簡直仿佛上天派來的童子要去降服下面那個孽畜,起落之間絲毫不見煙火氣兒,讓槐詩忍不住想要贊一聲好俊的輕功。

    然后它就又回來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除了腦袋之外,其他的部分永遠留在了戰場上了而已。

    前面虐菜的時候大家都不覺得那一只鐵灰色的犀牛有多強,可如今白鹿下去了之后,正待展露一身武藝功夫,卻沒想到,忽然之間,那一只犀牛便已經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瞬間沖刺,然后,再沖刺!

    二段沖刺,那宛如卡車的身軀竟然突破音速,掀起赫赫雷鳴,再無需其他的武器,它自身的恐怖質量和堅硬的外殼就已經是最好武器!

    頓時間,仿佛有什么神秘底牌的白鹿就好像被羅馬的朵拉巨炮正面轟中了,從當中間被炸成了一團爛泥。

    四條腿甩向四方,大半根脖子扯著腦袋好像一把錘子一樣飛上天空,揮灑著血液,回到了城墻之上。

    砸進了老祭祀旁邊的石頭中,一坨爛醬幾乎就嵌入了石頭里。

    肯定是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一瞬間,除了城下巨犀暢快笑聲之外,城頭竟然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老祭祀的臉紅了又白,白了又青,青了又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天啟預報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風月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風月并收藏天啟預報最新章節

中国福利彩票3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