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記住【新筆下文學 www.caurhl.live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飯桌上高月容還算高興,沒有當著大家面數落安曉生,也沒有感慨安芯然夫妻倆不聽話做得不好,整個用餐過程還是很愉快。

    飯后安芯然對安以夏說:“我媽是年紀大了,時不時想起什么就在那一直念一直念,其實她說的也沒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說這話時,高月容出來收拾桌面,安芯然趕緊閉嘴,看得出來還是很怕她媽聽見。

    等人進去后,安芯然再接著說話。

    她說:“我去醫院打針也是,要繳費要排隊,打針的地方和繳費的地方不在一處,讓她去了一次,人家講她不是聽不懂,是說完就忘了。自己找不到地方繳費她還在那發脾氣,我是跟我媽去了一次醫院后我怕了她了。所以我老公跟我說,要不然還是我們自己早點,他陪我去,跟媽去也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安以夏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“年紀大了,應該體諒,高姨出發點是好的,是為你好。”

    安芯然點點頭,“我知道她是為我好啊,要不是這樣,哪里能過得到一處去。”

    安芯然和安以夏手腕手進了客廳,兩姐妹坐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安以夏原本是想進廚房幫忙收拾的,現在被妹妹拉進了客廳,心里有點內疚。年輕人全都坐著,一個老人在廚房和餐廳里進進出出的,很不合適。

    好在她看見湛胤釩進去了,知道應該是在幫忙,這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陪妹妹嘮家常,又是不一樣的感覺,雖然都是家庭瑣事,但安以夏心里的感覺又完全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安芯然說:“我有時候不想動,我媽就非要我出去走走。她就記得醫生說可以多活動活動,多出去走走了。可她沒想想我本來身體就不舒服,還出去走,那不危險嗎?外面還那么冷。哪個孕婦這個天氣在外面走走的?真的,年紀大了那腦子有時候想的就不是那么回事兒了。”

    安芯然搖搖頭,安以夏跟著笑。

    安芯然應該也不是對她媽完全的不滿,只是好難得有個人來家里,可以找著機會吐槽而已。她相信高月容沒有惡意,安芯然也不是那么不滿意母親。

    安芯然又說弟弟,“老三想學美術,走特長考學輕松一點。我媽死活不同意,怎么說都不答應,老三那么大人了啊,數落起來愣是不給人家面子,一個大小伙子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安以夏點點頭,“這點我倒是挺支持曉生,他喜歡就好。湛胤釩也說,學美術可以,一樣能高考能上大學,沒差的。”

    安芯然忙接話,“那可不是?靠上的大學都是一樣的,能考進江大的話,那還不都是全日制的重點大學,難道美術生進去的江大,那就不是江大了?所以有時候我真不明白老媽那腦子到底是怎么想的,就是不肯,就是不聽,她自己想當然的就是正確的,根本就說不通她。”

    安以夏拉著安芯然的手,“別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安芯然搖頭,“我哪里要往心里去?”

    就是因為一家人,所以才不計較。

    安芯然話落,停頓一會兒,又說話。

    “這些都是小事,但她現在還天天挑剔我老公,我們都結婚這么多年了,孩子也有了,她還挑剔我老公不好,說什么配不上我們家,就我老公那點工資,哪里養得活個孩子,擔心我們以后沒好日子過。你說你好好過你的一天就行了,哪去擔心這擔心那啊?我真是無語了。”

    安以夏欲言又止,這倒是能明白安芯然的憤怒。

    說她不好可以,說她另一半那肯定不舒服。

    換位思考,就像別人說湛胤釩不好一樣,她一定下臉子的。

    安以夏笑道:“理解一下,年紀大了都這樣,我聽說年紀大了的人,碎碎念了后,她就忘記了。”

    安芯然嘆氣,“我不是要記著這些,我是聽了心里不舒服。你有事沒事你說我,說我老公也當著我說就好了。她竟然當著我老公面說,以前還好,背著說,現在當面說,你說我老公也不是死人啊,聽著心里能舒坦?他一天上班早出晚歸,已經夠累了。就因為我懷孕的事,工作都沒做好,一直在努力做,他維持得很辛苦。可我媽就是看不見,一點不對,就開始數落我老公,我是真不想跟她吵,可她得寸進尺啊。”

    安以夏說:“其實這個時候,只要妹夫能理解高姨就沒問題,當然,說的那些都別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客廳在聊天,廚房在收拾。

    高月容說湛胤釩,讓湛胤釩趕緊跟安以夏把事情辦了,省得夜長夢多。

    “婳兒之前,沒忘記那些事兒之前,她是不愿意留在江城,也不愿意跟你的。你趕緊的趁她還沒有想起過去,把事情辦了。我看她現在是一心一意跟著你。”

    湛胤釩點點頭,“在計劃中。”

    高月容問:“婳兒跟顧知逸那段是結束了吧?”

    湛胤釩點頭,“嗯。”

    高月容立馬追著說:“既然結束了,那就先去領個證,你還在拖什么呢?趕緊去把證兒領了,以后的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權少,一吻成癮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新筆下文學只為原作者亦辰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亦辰并收藏權少,一吻成癮最新章節

中国福利彩票3d